钱柜777娱乐官网

院士选坐在二等座为何成了“一道风景线”?

2017-06-17 01:28:23 中国江苏网

据6月14日澎湃新闻网报道: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摄影测量与遥感专家刘先林出差开会选坐的是高铁二等座,即普通乘客常坐的“3十2”的“普坐”。不了解其身份的人看到这老头就已感到他与别人有点不一样,邻坐的人不是在聊天,就是在玩手机,而他却在聚精会神地看图纸资料、修改文章,如处无人之境。在知道他身份后,车厢里顿时“骚动”:堂堂院士也与我们同坐一厢,是如此的低调、朴实和朴素。这显然也是一道很美的风影线。

如果硬是要对比行政级别待遇,按相关规定,我国院士因公出差吃住行可享受省部级待遇,也就是说刘院士坐高铁完全可以坐“一等座”。但刘院士没有这样做,单位同事说他出差坐高铁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如此。他为何这样做?我们可不能浅薄误解,更不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刘先林院士出差乘坐高铁很随心意地选择“二等座”,一是因为他心中想着他人。都是一起出差的同事,还分“一等”、“二等”,人上、人下,多不好啊,不如同坐二等座舒坦,也有利构建和谐单位;同时也便于随时交流科研和工作上的事。二是由于想为单位省点钱,多挤攒点科研经费。艰朴、节俭和不计较个人利益得失是他一贯的行事风格。单位为他配专职司机,他不要,上班都是亲自驾车。他说这样可为单位省一笔人头经费开支。他多次拒绝兼职单位送来的“兼职薪水”,并对人家说,可把这钱“添置在科研项目上”。可见刘先林院士心里不仅想着他人,而且是时常惦记着单位、国家和放心不下的科研事业。这就是对刘院士人格魅力和低调做人的最好诠释。

一人个出现在公众场所让人投以敬佩、尊敬的眼光往往不是伟岸的身驱,漂亮的外表,“高雅不俗”的气质,而是通过言行举止表现出来的精神世界和待人处世的品行。在我国高级知识分子和院士这样的顶尖人才队伍中像刘先林这样的对待事业和做人应该说是不在少数。他们大多数已年事已高,经历过新旧不同社会,人生坎坷多多,不愿被名和利所累,都想在有生之年为国家多做些事,所表现出来的家国情怀和“两弹一星”精神应是我们年轻一代知识分子永远的精神追求。

有人讲现在高校和科研院所里的一些知识分子早就不那么“清高”了。一些年轻人还没出道就精心规划了“人生线路图”。以享受各种高级别待遇为目标,首先在专业领域争学位和技术职称职位,然后就开始或同步争官位.一旦双双到手,就开始尽情享用各种应该得的物质上的和精神上的待遇,唯恐亏了自已,或被人亏待了自已。有些人还目无相关纪律和规定,超标挥霍享受国家财物。十八大以来出现在高校和院所的一些厅级书记、博导校长就因为过分追求待遇,办公室面积和设施超标、配豪华轿车和违反接待标准等而受到党纪政纪的严厉处分,其中有的人还成了腐败分子走向了人生的另一面。

院士选坐在二等座为何成了“一道风景线”?

图文